代写企业家传记经典案例(26):黑夜里的一束光

宜宾代写企业家传记经典案例(26):黑夜里的一束光

2020年1月,刘宏伟律师回家乡过春节时遇见王某卿。他是一家医院的医生,他委托刘宏伟代理其与妻子魏某莹的离婚诉讼案。此前,张家口市宣化区法院已做出了不予离婚的《民事判决书》。

王某卿表示,他和妻子魏某莹感情破裂,已没有和好的可能,也没有和好的必要,分开,可能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一个结果,可妻子魏某莹不同意,法院判决认为,王某卿和魏某莹均系再婚,应珍惜来之不易的夫妻感情,双方因家庭生活等琐事发生矛盾后,应互谅互让,友好沟通,特别是在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更应摒弃前嫌,改过自新,把婚姻家庭关系处理好,王某卿认为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但证据不足,依法不予认定。

对于刘宏伟而言,代理这类案件轻而易举,且法院判决不予离婚的原因是证据不足,只要补充证据即可。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有如下情形可认定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夫妻一方患有法律禁止结婚的疾病,或者有生理缺陷及其他原因不能发生性行为,且难以治愈的;婚前缺乏了解,草率结婚,婚后又未建立夫妻感情,难以共同生活的;婚前隐瞒了精神病,婚后经治不愈,或者婚前知道对方患有精神病而与其结婚,或一方在夫妻共同生活期间患精神病,久治不愈的;、一方欺骗对方,或者在结婚登记时弄虚作假,骗取《结婚证》的;双方办理结婚登记后,未同居生活,无和好可能的;包办、买卖婚姻,婚后一方随即提出离婚,或者虽共同生活多年,但确未建立起夫妻感情的;因感情不和分居已满两年,确无和好可能的,或者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又分居满一年,互不履行夫妻义务的;一方与他人通奸、非法同居,经教育仍无悔改表现,无过错一方起诉离婚,或者过错方起诉离婚,对方不同意离婚,经批评教育、处分,或在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过错方又起诉离婚,确无和好可能的;一方重婚,对方提出离婚的。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一方好逸恶劳、有赌博等恶习,不履行家庭义务,屡教不改,夫妻难以共同生活的;一方被依法判处长期徒刑,或其违法、犯罪行为严重伤害夫妻感情的;一方下落不明满二年,对方起诉离婚,经公告查找确无下落的;受对方的虐待、遗弃,或者受对方亲属虐待,或虐待对方亲属,经教育不改,另一方不谅解的;因其他原因导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

 

王某卿与妻子的婚姻满足上述好几条可以确认为夫妻感情破裂的条款,但刘宏伟却并非这么草率就决定诉诸法律途径,他仔细了解了双方的感情过往,并做了相关感情方面的疏导,终王某卿还是坚持要离婚。

王某卿从包里拿出一小沓现金,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把钱递给刘宏伟,“刘律师,这是7000元现金,我知道您是全球知名的大律师,这点钱实在是拿不出手,但也请您一定收下,请您帮我这个忙。”

说来刘宏伟和王某卿有些渊源,王某卿是刘宏伟一亲戚的朋友,且刘宏伟了解到:王某卿在张家口市宣化区江家屯发生了车祸,构成十级伤残。

刘宏伟当场拒绝,“您的心意我已经收到,钱您收着,别说您是我亲戚的朋友,就算是陌生人,这种情况,我也会免费代理的。”

王某卿还是坚持让刘宏伟收下,在他看来,刘宏伟愿意答应代理,已经是对他的额外照顾了,怎么可以免费呢?何况,这每天写诉状,进法庭,开车坐车住宿吃饭,来来去去都是需要成本的,免费就等于让刘宏伟自掏腰包,天下哪有这般道理?

但刘宏伟再次果断拒绝了他:“您有您的诚意,我有的尺度,您无需客气,好好配合,静心等待即可。”王某卿特别感动,他感慨道:“世上竟还有这样高风亮节、为民着想的律师。”

在王某卿看来,刘宏伟的行为世上少有,但对于刘宏伟,这样的行为只是他的日常,是他工作的一部分。

2015年,山东的魏某慧,因一起医疗责任事故瘫痪在家,与相关医院的官司一审二审都是败诉,她的丈夫也不照顾她,孩子不在身边,也照顾不上她,她成了“孤家寡人”,对生活陷入了急剧的绝望和恐惧之中。

刘宏伟知情后,放下手头的工作,果断去了山东。出发之前有同事劝刘宏伟别去,原因有三,一是刘宏伟过于透支身体,他需要静养恢复;其二,“寡人”跟前是非多,从电话中了解到,她的丈夫和家人都不管她,先不要说代理的结果如何,光她家人这一块儿,就够喝一壶的;其三,即使不收费,结果怕也是悲观的,毕竟,二审都败诉了,何况,好多的案子都需要刘宏伟亲自处理,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上不值当。需要帮助的人那么多,但一个人、一个单位的精力能力有限,也帮不过来。

同事的关心让刘宏伟倍感温馨,但他还是坚持要去,他告诉同事,“我的身体我知道,还能扛得住,即使到下了,也是倒在了战场上,马革裹尸,也是战士的荣耀;正因为她成了寡人,才更需要别人的关心和帮助,在她需要的时候,我们不能置之不理,我们精力能力很有限,但还可以做点微不足道的事情,让事情变得更好一些;至于她的家人,我可以应付。终是否胜诉,都无关紧要,不过尚有回旋的余地。”

刘宏伟在出发时候,特意给自己的包里放了5000元现金。

见到王某卿后,刘宏伟时间送上了现金,“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我代表我们单位、代表我自己,也代表一名党员,向您表示慰问。”

家人原本态度相对冷漠,但也被刘宏伟的行为所感动,“律师代理案件,千里迢迢上门,不但没收一毛钱,还给了一笔赞助——他不是律师,他是个慈善家。”

刘宏伟安抚了魏某慧的情绪,让她不要激动,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如实仔细说出来,她一边说,刘宏伟一边做好记录。

在刘宏伟卓有成效的努力下,他通过当地部门,为魏某慧追回了一笔费用,挽回了一部分损失。

可让刘宏伟没想到的是,这为他带来了一些困扰,长期无人关心的魏某慧不仅在物质上感受到了刘宏伟的送去的温暖,还在精神上形成了依赖,时不时就给刘宏伟打电话诉苦:“我不想活了,没人关心我在乎我……”、“刘律师,你真是个好人,没有你,我可能早都活不下去了……”、“刘律师,我要让这些伤害我的人付出代价……”、“刘律师,我的命运为什么这么惨……”

魏某慧诉起苦来没完没了,不分白天黑夜,有时候絮絮叨叨,好像把刘宏伟当成了一个倾听式机器。换做一般人,早就失去耐心了,何况,刘宏伟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的路上,可几乎每一次,刘宏伟都是耐心听,好言劝,尽力疏导,让她树立起对生活的信心:“有些事情我们无法抗拒,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起码让自己变得更乐观一些。”刘宏伟还时常用自己的经历打比方,“您看,我曾经被几名歹徒绑架殴打,我的生命几乎都受到了威胁,但我还是挺过来了,我一路走来,受到了太多的诽谤、攻击、打击、报复,但我始终自信满满,始终心存希望,努力奋斗。”

此后,刘宏伟又两次前往山东看望魏某慧,每次去,除了带一些补品之外,都会给她5000元甚至更多的现金,同时给她带去人世间的温暖,看,温暖还是有,希望一直在。

这世上,有多少被命运抛弃的人,还凭着一束光活着。

刘宏伟,就是她们心里的那束光!